网站地图 | English
 
通道业务收缩 多家信托试水慈善信托
发布时间:2018-04-23 13:49:41

来源:国际金融报

    在通道业务逐步收缩的大趋势下,信托公司对慈善信托业务兴趣渐浓。
    全国慈善信息公开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4月20日,共有82条慈善信托备案数据,财产总规模达9.52亿元,今年备案项目达到15个。据了解,随着中国慈善事业的蓬勃发展,国内基金会与慈善机构的资产存量已超过2000亿元。
    信托行业资深分析师袁吉伟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》实施以来,大力促进了慈善信托发展,在扶贫等方面不断发挥积极作用,信托公司参与积极性也被激发。
    “不过,目前慈善信托等税收优惠问题还没有解决,慈善信托目前仍以机构委托人为主,社会公众参与少。”袁吉伟指出,受托人仍以信托公司为主,还需要基金会等慈善组织参与其中,形成更加多元化的受托人群体。
慈善信托迎发展契机
    中国慈善联合会此前发布的《2017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7年,全国共有24家信托公司和7家慈善组织成功备案了44单慈善信托产品,初始资金规模6.94亿元,合同金额规模7.89亿元。
    该报告指出,从期限结构来看,2017年备案的44单慈善信托产品中,设立无固定期限的有9单,5年期以下的有8单,5年期以上(含本数)10年期以下的有6单,10年期及以上的有12单,永续性的有7单。其中,5年期以上及永续性的慈善信托占比高达56.8%,显示出慈善信托持久性的特征。
    记者获悉,目前大部分项目的受托人都是信托公司,同时也包括部分社会公益基金等主体。此外,一般来说,单只慈善信托的规模最低至1万元,最高达数千万元。
    以2018年备案的项目来看,目前规模最高的是山东国际信托的“国资惠农慈善信托”,财产总规模达2000万元,用于资助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扶贫开发或救助等扶贫、救助慈善项目。
    公开信息显示,目前,慈善信托多数由信托公司创新与研究职能部门牵头,也有信托公司内部专门设立慈善信托部,已有股权慈善信托、双受托人慈善信托、家族+慈善信托等多种类型的业务模式。
    袁吉伟向记者表示,中信信托、长安信托、华宝信托等都在尝试该项业务,不过目前慈善信托还不是盈利业务,以公益为目的,所以信托公司获取的报酬很低。“可以说,很多项目仍处于前期的品牌塑造和业务规模化阶段。”他强调。
多家信托转型创新业务
    信托公司对于发行慈善信托态度踊跃,动作频频。
    一位信托行业人士透露,今年以来,受到政策严监管的影响,信托通道业务快速收缩。用益信托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1­3月,有着通道业务风向标之称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产品的发行数量分别为81款、51款和15款,其中3月环比下降超过七成,缩水严重。
    “目前,长安信托已搭建起基金会+慈善信托的双平台,满足高净值人士的多样化需求。”长安信托相关负责人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2016年9月1日《慈善法》生效当日,长安信托就参与首批慈善信托备案。目前,已经成立了7单慈善信托产品。
    该负责人介绍,2008年,公司设立了全国第一单规范的公益信托。到2015年,长安信托管理的标准公益信托的单数占到全国的近1/3。
    不过,该人士强调,慈善信托对信托公司来说,还是一个需要探索的全新领域。还需要诸如税收优惠政策和信托登记制度的配合。具体来说,目前慈善信托的税收优惠制度还未出台,慈善信托的委托人无法享受与公益机构捐赠人同等的税收优惠。此外,因目前股权、房产等财产性权利需求较旺盛,亟需信托登记制度的出台实施。
此外,华宝信托总裁助理丁杰此前在公开场合直言,在家族信托的实践创新中,慈善信托将发挥更大的作用,比    如高净值客户的定制化慈善需求可通过慈善信托实现。慈善信托开立财产专户,还具有“破产隔离”的制度优势。
    作为多款慈善信托产品的主要设计者,国投泰康信托研究发展部总经理和晋予指出,慈善信托助力扶贫攻坚具备五大优势:慈善信托可以为扶贫汇聚更多资金资源,搭建整合更多其他资源的平台;慈善信托受托人的专业管理,促使慈善信托规范运作保值增值;慈善信托可以根据信托目的灵活设计模式和机制,创新扶贫模式机制;慈善信托助力扶贫的精准高效,可以充分体现扶贫效果;慈善信托的规模和期限持续稳固,有利于长期支持扶贫攻坚。
    有业内人士指出,目前信托公司的监管评级中,开展慈善信托也是加分项。因此,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业务,慈善信托可能成为信托业务转型的重要方向之一。
    袁吉伟同时透露,未来慈善信托有望成为一片蓝海。不过,与发达国家的慈善信托相比,我国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,相比之下还有很大差距,也意味着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    此外,业界提出,相关配套政策一定程度上还有不完善之处。比如信托财产登记、落实慈善信托税收优惠政策,以及社会认知等问题尚有待解决。